自1997年克隆羊“多莉”报道以来,虽有多家实验室尝试体细胞克隆猴研究,却都未成功。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孙强和刘真研究团队经过五年攻关最终成功得到了两只健康存活的体细胞克隆猴。

在中国的语境中,我们已经习惯了使用“中国科技”或“中国科技界”,很少使用“中国科学”或“中国科学界”。把“科学”与“技术”分开说,似有分割两者的嫌疑,然而两者的联系在哪儿都不容置疑,恰恰是两者的区别,在中国或许更值得强调。100年前,作为中国新文化运动旗帜之一的“赛先生”,随着“五四运动”的兴起,帮助科学在中国大地萌芽。然而时至今日,科学在中国这片大地是否扎下了根,还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